张景淳

温瑞安:

真正轮椅上的无情公子:卢国沾(下篇)


文:温瑞安



图片说明:

图一、温大侠摄于珠海卜卜斋

图二、1990年台湾皇冠出版社举行的一次史无前例的记者招待会。因为在台出版界骁楚的“皇冠”,创社数十年从未出版过武侠作品,然而这年社长平鑫涛先生盛邀温瑞安先生合作,推出多部温瑞安超新派武侠故事。

图三、温大侠摄于岭南名刹光孝寺

图四、温大侠与他敬爱的母亲周淑琴女史和常以笑脸迎人的亲姐温秀芳,共游于台湾。

图五、温瑞安先生与母亲周淑琴女士摄于槟城。

图六、武侠大师温瑞安与漫画大师黄玉郎。

图七、温巨侠与方逸华茶聚于香江邵氏影城。

图八、曾饰演大侠的万梓良与大侠温瑞安。

图九、奇才温端安与鬼才黄沾

图十、温瑞安于羊城《逆水寒》首发会后与张智霖丶钟汉良在广州书城会粉丝。


 

      大约在32年前,我因台湾事件,流亡至港,居无定所,在亚洲电视台,遇上卢国沾,一番谈话,他马上对我十分尊重投契。至于我,早已仰仪他盛名,可谓一见不是如故,而是如故剑重逢,如虎添翼。我们讲话,内容简单。反正,就是惺惺相惜,无一句虚辞伪语。

     我告诉他:“你的武侠歌词比现在的许多武侠小说更精采。”他说:“你的武侠小说也很过瘾,古龙之后没几个人能写出这种感觉。”我说:“我一直以为你很自负,我每次唱你的歌总是有一种顾盼自雄,舍我其谁的感觉。”他说:“是的,我们几个人在电视台做出来的成绩,当时的确很有一种无敌是寂寞自豪感。”对话大抵如此。别忘了我当时从神州社拥有四百多子弟兵,给台湾白色恐怖的小特务一夕间打成一无所有流浪四方,流亡天下,无家可归,无技可栖,逼走天涯,风声鹤唳,杯弓蛇影,可是,他当时如日方中,在香港五台山上中流砥柱,不过,在交谈时,他没因得势而半分嚣狂,也不因我失意而露半点同情。我也不因他位高权重而顾虑,更不因自己祸亡无日而自卑放弃。这一段聊天,后来兆熊兄还请我们在山下酒家小坐,遇上了吕良伟和周海媚。

       那时丽的电视已换下来,易名为亚洲电视,因戏剧大师钟景辉兄(后为影艺学院院长)赏识,邀请我为电视台“创作总经理”。但须要制作总经理李兆熊批核。兆熊兄见过我,希望能买下“四大名捕会京师”版权,双方一谈即合,马评大师董骠也见过我,一口答允演出诸葛先生。可是,“创作经理”的合约还迟迟没批下来,我在港已不能久留,如冰上蚂蚁,温水煮蛙。在第二次会面茶叙,因为话题带到在搞武侠电视剧抱负与理想时,国沾问我:为何还不上任?亚视救亡,已十万火急。我说合约未到。他一听,可能发现我脸有忧色,马上为我打电话,找到兆熊兄,说了几句:温瑞安是个人物,我们电视台创作部门需要他加盟,马上要拿下来。才隔一天,合同便到了。

       之后,我们便从没有见过面。

       之后,我也就没有了他消息。(我拿到合约之后,得要从经大马申请,几个月后再返香江,当时电视台高层已作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动)我甚至直到今日(因写这段而请资料组找出卢先生资料)才知道他的半身不遂,他的险死还生,他的奋斗精神一如其武侠歌词,永远不死。

       这之后,我永远欠了他一个情。

       我平生三不欠:一不欠钱,二不欠情,三不欠人礼数面子。

       这个人我永远欠情。


附记:有些论者说我作品何似略同同代的龙乘风、黄鹰、黄易。这多半是空穴来风,摸风捉影,不然就是有人罔顾历史,狗屁长空。我初写试验性质的武侠文学发表在台《纯文学》月刊、《现代文学》杂志,武侠诗和武侠散文也发表在《中外文学》月刊,大约在1970至72年,初发表连载四大名捕系列在香港《武侠春秋》和《武侠世界》杂志,那时古龙才刚撰写及连载《多情剑客无情剑》、《欢乐英雄》等大作,元气淋漓,精神充沛。黄易至少迟我15至18年后始写。那段时期在香港,在下独耕武侠园地,责难打压,独力难持,吃苦当甜,艰辛难顶。黄鹰是我好友,当时已转战影视圈,约我见面,他是香港人,在港树大根深,常在影视界编剧,我才颠沛流浪,抵港不到两年,他当时代表萧若元找我希望我为香港漫画効力,并为我唏嘘,认为我行文太倾向文学,命途多舛,但不久他已英年早逝。马荣成等,只属于我后辈,他本身不太读书,小说由编剧代笔者多,跟他编剧、代笔、想点子的,其中有不少温书迷,不过当时香港漫画,很有销路,比诸文字创作,显得财雄势强,不讲求尊重版权,模仿抄袭了,就当自己创作,作者吃了暗亏,在不尊重版权和文创的大气候下,也莫可奈何花落去,只待有日,似曾相识燕归来。龙乘风是再后一辈人物,辈份应略先于黄易,鹰龙二位,笔锋类近古龙,黄鹰为古龙代笔多部,自有奇趣。虽然当时在港,从事文艺创作,求存不易,但老朽一向还能人穷志坚,无论予我多少稿酬,我从不请人代笔,同理无论代价多高,也不愿为人代笔。龙乘风乃酒楼少东,后转出版漫画,是位豪士。但我们绝非前述诸君同一年代的人。我初写武侠,是在64年,小学已有大马刊物连载,我出道早,比较坎坷,因为特别折腾,所以特别快乐。

      如果说当时这些从事武侠、英雄作品创作人最可能受过的影响,应该就是卢国沾、黄沾、邓伟雄、郑国江、江羽诸子的词。


卢国沾歌词选录:


大地恩情(刘静飞选)

河水弯又弯 冷然说忧患

别我乡里时 眼泪一串湿衣衫

人于天地中 似蝼蚁千万

独我苦笑离群 当日抑愤郁心间

若有轻舟强渡 有朝必定再返

水涨水退 难免起落数番

大地倚在河畔 水声轻说变幻

梦里依稀满地青翠

但我鬓上已斑斑



变色龙(梁四选)


人生与命运

原是一天百变

成败有如一个转面

莫记当年

就算甘愿平淡过一生

或者迟早心中有悔

有日我欲语无言

那现实何尝改变

难抛弃梦幻

无奈讲声再见

明白到埋首怕见现实

未免可怜

让我今后面对名共利

或者迟早心灰意冷

有日我若再回头

笑望着人寰转变


浣花洗剑录(张长弓选)


人生几多际遇未能逃避

明知一生里面诸多痛楚

如果他朝得到宝剑在手

扬威于天下应是我

让世间错怪了我

谁令我带泪悲哭当歌

悲哭当歌

乱世风雨多

让剑锋染满了血

才以鲜花清洗干戈

干戈不惜

我只叹奈何

如今且把血泪轻轻抹干

如今甘心接受诸多痛楚

自古剑客情心事多

谁知伤心悲苦竟是我

竟是我



天蚕变(鲁乃选)


独自在山坡高处未算高

命运在冷笑暗示全无路

浮云游身边发出警告

我高视阔步

早知此山头猛虎满布

虽知此山头猛虎满布

胆小非英雄决不愿停步

冷眼对血路寂寞是命途

明月映山岗倍觉孤高

抛开爱慕饱遭煎熬

早知代价高

丝方吐尽茧中天蚕

必须破笼牢

一生称英雄永不信命自数

经得起波涛更感傲

抹去了眼泪背上了愤怒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评论

热度(68)

  1. 弓喳吱太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